美女露%100的无档写真,国产白丝jk清纯精品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码三_第1页

        1. <em id="9swcg"></em>

          1. 齊家文化官網,歡迎您!

            齊家文化網

            • 官方微信官方微信
              • 100-100
            • 齊家文化博物館齊家文化博物館
              • 100-100
            1200-300
            最新文化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資訊 > 最新文化動態 >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資訊 > 最新文化動態 > 正文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是為中華民族修家譜——專訪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首

            何燁 社科院考古所中國考古網 2022-10-27 19:00 發表于北京
            近70家科研機構、20個學科、400多位專家學者參與聯合攻關,從立項至今已有20年,“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以下簡稱“探源工程”)是人文社科領域當之無愧的國家工程。它不僅用科學實證了5000年中華文明史,還從中國的歷史材料出發重新定義“文明”,發出中國學者的聲音。日前,“學習強國”學習平臺記者對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中華文明探源工程1—4期首席專家王巍研究員進行了專訪,聽他講述他所親歷的中華文明探源工程。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來龍去脈”

             

             1996年,由國家科委(1998年更名為科技部)牽頭,我國開啟了“夏商周斷代工程”項目,跨學科、多機構的170名專家組成聯合攻關團隊,旨在研究和排定我國夏商周時期的歷史年表。2000年,“夏商周斷代工程”結項,一些學者提出,沿用斷代工程的聯合攻關模式,向“探尋中華文明的起源”這一宏大課題發起沖擊。

             

             尋找中華文明的歷史源頭,這并不是一時的學術熱點,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一系列新石器時代的遺址發現,促使中國的考古學者去思考、追溯中華文明的起點到底在哪里,起于何時。蘇秉琦、夏鼐、嚴文明等考古學界的泰斗都提出過關于中華文明起源的設想,而到了世紀之交,探源中華文明,有了一定的基礎和條件。

             

             “當時科技部的領導對探源工程最終能有什么樣的成果,沒有把握。‘夏商周斷代工程’最終還可以形成一張歷史年表,探源中華文明最終能得到什么確定的研究成果呢?”王巍說。不確定性、無法量化,這是人文學科的特性。2001年,王巍在《光明日報》上發表了《關于開展中華文明起源研究的整體思路和課題設置的建議》一文,闡述了開展中華文明起源研究的指導思想、思路、技術路線和研究內容,提出“多學科、多角度、多層次、全方位”地開展中華文明起源研究。

             

             2001年11月,“中華文明起源與早期發展綜合研究”(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獲得國家立項,“夏商周斷代工程”的首席專家李伯謙教授、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趙輝教授和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王巍研究員共同負責探源工程的籌備。此后,他們進行了兩年的“預研究”,據了解,“預研究”在大型研究工程中并不是常規操作,考古學者們對于探源工程具體的研究問題,保持審慎的態度。王巍說:“包括古史傳說與文獻研究、禮制、年代測定、天文歷法、古環境、文字與刻符、聚落形態的社會結構等方面的課題都被納入探源工程中。”

             

             2004年,探源工程一期研究正式開始。中華文明探源研究的范圍非常廣泛,作為項目的牽頭人之一,王巍認為要研究“關鍵問題”,以“最重要的遺址”為研究對象。“搞清楚中華文明的歷史脈絡,關鍵的問題有幾個:一是中華文明是何時形成的,五千年文明是歷史真實還是傳說;二是形成的過程是怎樣的;三是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的格局是如何形成的,這也涉及我們如何看待文明的標準;四是為什么中華文明會有這樣的形成過程。”王巍說。

             

             對于研究對象,探源工程先后確立了四大都邑性遺址(良渚、陶寺、石家河、二里頭)和20多個中心性遺址。2011年位于陜西神木的石峁遺址揭露出面積約425萬平方米的石頭城,被稱為“中華文明的前夜”的石峁遺址替代了當時已經發掘非常充分的石家河遺址,成為四大都邑性遺址之一。這些遺址分布在黃河、長江和遼河流域,相當于當時的“一線城市”和“準一線城市”。

             

             “只有以大型聚落為標本,我們才能研究當時人們的農業、手工業等生業狀況,以及人們的生活、生產、祭祀、斗爭等活動,還原當時的社會生活面貌,才能夠判斷社會發展到什么樣的復雜程度,是否出現了社會分化、階層差別等。”

             

             多學科加盟賦能現代考古

             

             考古學曾經被形容為“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田野發掘是一切考古發現的前提,在考古學基本還是考古工作者的考古學時,考古可以說是“手鏟釋天書”,試圖從那些殘破的陶片、廢棄的遺址中去揭秘歷史的幽微。而從“夏商周斷代工程”到“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考古學越來越發展成人文學科的研究問題、自然學科的研究手段。

             

             自然學科的加入,為考古研究帶來了新的方法和手段。但是作為項目牽頭人,聚攏這些其他學科的資源,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專家學者來自生物學、化學、物理學、遙感信息等學科,“他們是各自領域的頂尖學者,甚至還有院士加入。過去自然學科扮演的多是來料加工的角色,比如碳十四測年,我們提供樣本,他們提供數據。而在探源工程這種大型綜合研究中,考古學要和自然學科有機結合。比如我們的發掘計劃的設置、取樣方式、采樣標本的選擇等,需要科技考古學者有更深度的參與,他們要親自到現場,了解這些樣本與遺址、遺跡的關系,勾勒出數據和人、社會的關系等,加強樣本背后的信息闡釋。”王巍說。

             

             科技助力考古,也為考古工作者增加了新的視角,增加了一雙“慧眼”。讓王巍印象比較深刻的一個例子,是鍶同位素研究。

             

             科技考古人員通過分析人骨中的鍶同位素含量,可以判斷這個人從出生到去世是否在同一個地方,據此來推出他是本地人口還是從外部遷徙而來。這一技術運用于二里頭遺址的研究中,考古人員發現,二里頭存在相當數量的遷徙人口,外來人口匯集于此,證明了二里頭的“首都”地位。

             

             多學科加入探源工程,科技手段拓展了考古學的深度和廣度,這種聯合攻關進行大型學術項目研究的模式,也為研究和解釋中華文明的形成過程提供了多角度的認識方法。最終,探源工程形成了這樣一種認識:距今5000多年前,一些文明化進程比較快的區域進入了早期文明社會(古國文明)。

             

             中國考古人的新責任和新使命

             

             近幾年來,隨著《國家寶藏》《中國考古大會》《中國國寶大會》等綜藝節目熱播,以及諸如《唐宮夜宴》《只此青綠》這樣傳統文化現代表達的作品“出圈”,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博大精深的中華傳統文化,媒體也在探索嘗試“讓文物活起來”,用現代科技賦予文物“生命”,帶給觀眾更多的國潮式審美體驗。這也對考古工作者提出了新的要求。

                   王巍在《中國國寶大會》節目作為點評嘉賓。(圖片來自受訪者)

             

             “過去我們的考古人主要就是進行考古發掘,但是現在,人民群眾的需要對我們的本職工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我們有責任和使命把中華傳統文化用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表達出來,傳播出去。”王巍說。

             

             考古如何走向公眾,技術是橋梁,但也需要考古人理念的轉變。2022年“兩會”,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王巍建議,在國家中心城市建設中華文明主題樂園,他希望建立規模和影響力能夠比肩迪士尼、環球影城的中華文明主題樂園,利用AR、VR等數字技術,情景再現上古神話、古史傳說、萬年前的稻作生產和古代先民衣食住行等生活畫面。

             

             “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這種沉浸式的體驗能讓人一下子就感受到文明的‘脈動’,對于我們認識中華文明,對外展示中華文明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同時,王巍也介紹,目前國內有很多城市,比如北京、成都、杭州、鄭州等,都有建設中華文明主題樂園的積極性和條件,“我們正在為第一家中華文明主題樂園的落地做策劃方案,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把大型的中華文明主題樂園比作一艘航空母艦,那么目前我國各地已經和正在建設的考古遺址公園就像小型艦艇。從更加“落地”的角度考慮,“考古遺址公園對于展示區域考古文博資源是一個很好的基礎,需要我們豐富和創新展陳方式,還是要讓文物‘活起來’”。

             

             對于直播考古發掘,王巍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讓考古走近公眾的機會,目前我們的田野考古已經有完備的技術規程和手段,直播并不會妨害正常的考古發掘工作,但是對遺址遺跡本身的要求比較高。“直播考古的前提是遺跡本身非常豐富,而且公眾對它也有一定的了解,比如三星堆這種廣為人知的遺址,新的文物出土,和過去的文物各有故事,又能相互勾連,這才能達到直播考古的理想效果。”

             

             考古成果最終要服務人民

             

             20年來,探源工程持續公布新的研究成果,考古工作者從幾千年前的遺址和遺物中一點一點解讀出中國古代社會的歷史細節。作為探源工程1—4期的牽頭人,如果說探源工程還有什么有待改進的地方,王巍認為,其他人文社會科學在探源工程中參與度還不夠。目前,通過考古發掘,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量遺址遺跡的實物信息,但是這些信息的背后,是一個怎樣的古代社會圖景,我們如何解釋這些實物信息,如何把中華文明的特質、形成路徑清晰地闡釋出來,這些都需要人文社會科學的深度參與。

             

             下一階段的探源工程還有哪些努力的方向?王巍介紹,目前探源工程把年代范圍限定在距今3500年到5500年,未來,研究人員還將把歷史軸線向前延伸,拉長到距今8000年,地域也從長江、黃河、遼河流域向東北、西南拓展,看看這些文明在與中原文明融合的過程中是怎樣的路徑,各自都有什么特點,那些古代邊疆地區在我們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形成過程中,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

             

             在梳理自身文明的同時,探源工程還將開展與其他文明的比較研究,多角度深化對中華文明自身的認識。

             

             2020年9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體學習中,總結了我國考古工作取得的重大成就,指出考古工作的重大意義。2022年5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中,對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成果給予了充分肯定?梢愿惺艿近h和國家對考古工作的高度關注,我們為什么需要考古?“在這個思想激蕩的大變革時代,考古學科揭示的成果,對我們弘揚民族精神、增強歷史自覺、堅定文化自信,尤其是青少年增強做中國人的志氣、骨氣、底氣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目前,探源工程已經進入第五階段,新一代的考古工作者接棒前行?脊艑W其實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學科,但它又秉承了人文學科中薪火相傳的傳統。不再從事具體的考古研究工作,但王巍依然非常忙碌,他說:“我現在的主要工作就是讓更多的人能了解探源工程的成果,了解考古的成果?脊攀侨嗣竦氖聵I,最終還是要服務人民。探源工程是為我們民族編修家譜的一項事業,現在有很多考古文博類的紀錄片深受觀眾喜歡,我也希望將來能有一部紀錄片,記錄下探源工程走過的道路。”

             

            (圖文轉自:“學習強國”學習平臺)

            分享到:

            時間:2022-10-28   來源:何燁 社科院考古所中國考古網 2022-10-27 19:00 發表于北京   打印頁面 閱讀()
            相關內容

              Copyrights©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省齊家文化研究會

              甘肅省齊家文化研究會 廣河縣齊家文化博物館 主辦

              地址:廣河縣城關鎮河北新區廣仁街1號 郵編:731300 電話:0930-5936016 傳真:0930-5936016

              隴ICP備2021002768號  甘公網安備62292402000104號 甘公網安備62292402000104號

              技術支持:甘肅南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美女露%100的无档写真,国产白丝jk清纯精品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码三_第1页